摘要:比尔·盖茨:我们必须走在人口和气候变化问题前面

相关阅读: 2022目标守卫者报告:全球目标的未来

还有一个多月,比尔·盖茨即将迎来他的67岁生日。

这位前世界首富、微软创始人、现为全球最大慈善机构的联席主席,喜欢和所有人分享他人生下半场最大的“梦想”。

“我的余生将致力于那些导致不平等的事情,包括气候变化、疾病对妇女儿童健康带来的风险。这些问题挑战巨大,但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我们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些问题中的大部分。”盖茨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www.thepaper.cn)说。

盖茨经常和别人讲的一个促使他转换人生跑道的故事,是他在1997年读到《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文章指出,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正饱受水污染的困扰,每年有数百万儿童因感染疟疾等疾病死去,造成死亡的一大罪魁祸首是“轮状病毒”,它是儿童严重腹泻的首要原因。

“造成死亡的原因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是因为他们出生在尼日尔,而不是纽约。”报道说。

2008年开始,盖茨逐渐淡出他创办的微软,将人生的重心转向他所建立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会),专注于以全球健康和教育为主的慈善事业。

从1995年到2007年,盖茨连续13年成为《福布斯》评选的世界首富,并在此后又多次摘得世界首富。“展望未来,我的计划是把所有的财富都捐给基金会,我最终会退出世界富豪排名。”今年7月他在个人博客中写道。

盖茨之所以今天仍引人注目,与他在慈善业的“雄心壮志”有着密切关系。今年7月13日,盖茨宣布向盖茨基金会再捐资200亿美元,基金会前受托人、“股神”沃伦·巴菲特也向基金会捐资31亿美元。这两笔捐资使盖茨基金会的总资金达到约700亿美元。

同日,盖茨基金会宣布,计划到2026年将年度赠款支出提高到每年90亿美元,较新冠疫情之前提升50%。从2000年创立以来,盖茨基金会已经总共支出了792亿美元赠款,核心关注健康、教育、性别平等和扶贫等重大议题。多年来,基金会参与的对多边组织的重大捐资项目包括在全球范围内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以及新冠疫苗的研发。2002年以来,这些项目拯救了近6000万生命。

2017年,盖茨基金会发布了首份基于大数据分析的《目标守卫者》(Goalkeeper Report)报告,旨在对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在2015年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又称SDGs)中的17个关键指标进行持续追踪,并分析实现这些目标的有效途径。

9月13日,第六份《目标守卫者报告》正式发布。今年的报告主题关注的是气候变化下的全球粮食危机。眼下全球多地尤其是在非洲地区,数千万人因为战争、疫情和极端天气而陷入严重的饥荒。

就在报告发布同一天,第77届联合国大会也拉开了帷幕。一周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全球有超过90%的国家正受多重危机影响面临发展困境。过去几年,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危机等接踵而至,并与各种社会、经济、气候变化以及两极分化问题相互作用,给数十亿人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人类发展已经回落到2016年的水平,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所取得的大部分成就已被逆转。

在报告发布前夕,盖茨在西雅图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澎湃新闻的独家视频专访,就全世界过去一年的进步和挫折,基金会的工作,技术创新,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和中国在国际发展中的角色等话题分享了他的观点。

盖茨曾透露,计划在他和前妻梅琳达去世20年后,关闭基金会,并在去世后若干年内,将所有捐款花完。他乐观地预测,届时全球会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取得巨大进步,贫困国家儿童的死亡率也不再比富裕国家高。“到那时,可能已经不再需要一个像我们这样专注于这些领域的基金会了。”他说。

比尔·盖茨:我们必须走在人口和气候变化问题前面-世界杯买球入口·(中国)

联合国2030计划前17项目标

所有目标都受冲击

澎湃新闻:2017年发布首份《目标守卫者》报告时你提及,是为了追踪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如今路程已过半,但几乎所有目标的进展都遭遇了挫折,你认为原因何在?人类还有机会如期实现这些目标吗?

盖茨:这些目标仍然非常重要,因为每一个被拯救的生命都很重要。而且,即使我们达不到特定的目标,我们也应该尽最大的努力。事实上,在制定这些目标时,我们没有预料到会有新冠这场可怕的大流行病和乌克兰冲突。当然,我也必须说,有些目标,即使没有这些可怕的事件,也很难达到,但有些目标其实可以达到,如儿童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我们确保报告中最新的数据反映了我们在真实世界中所看到的进展速度。将全球儿童死亡率减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从2000年超过1000万儿童死亡,我们已经减少到大约500万。(编注:据世卫组织统计,1990年以来,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降低了59%;1990年至2019年期间,全世界5岁以下儿童死亡人数从1260万人减至520万人。)

因此,这些目标,无论是为每个人提供食物,还是赋予妇女权利或减少死亡,仍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目标。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得非常好,部分原因是直到(新冠)大流行袭来前我们所取得的巨大进展,也是因为创新——无论是更好的药物,更好的种子,还是更好的蚊帐,创新工作仍在顺利进行,这些工具将帮助我们在不同的领域继续进步。

澎湃新闻:粮食安全是今年报告的重点。你认为今年粮食危机如此严重的原因是什么?和过往有何不同?为什么你认为我们需要改变对饥荒问题的看法?

盖茨:饥饿一直是个挑战。与贫困不同,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贫困人口的下降幅度非常大,而粮食不稳定的情况并没有太大变化。

非洲应该(在帮助下)成为一个粮食出口大洲,而不是进口大洲。许多非洲国家现在仍相当贫困,今年随着化肥价格上涨,天然气中断,非洲人买不起化肥,负担不起进口粮食,所以我们看到粮食不稳定急剧增加,超过8亿人面临粮食危机,大部分是在非洲的妇女儿童。

因此,我们应该为非洲投资培育更好的种子,提供更好的建议,更好地获得化肥贷款的方式。这一直是挑战,现在随着(非洲)人口增长、气候变化加剧和乌克兰局势的综合作用,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还要糟糕。

澎湃新闻:你在报告中提到许多应对粮食危机的技术创新措施,例如“神奇种子”(一种可以适应高温干旱的杂交玉米种子),但除此之外,有专家也提到了如水资源的管理和利用等问题。你认为如何才能从根本上帮助非洲人民脱离长期以来存在的饥饿问题?

盖茨:幸运的是,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提高生产力使非洲农民在世界市场上具有竞争力,那么一些基础设施的融资,如道路或购买化肥的信贷,就可以通过私人市场实现。当然,我绝不是说仅仅有更好的种子就足够了。我们必须帮助培训非洲农民,向他们提供信贷,并确保有(相应的)基础设施。

在20世纪70年代,种子的改进创造了“绿色革命”(编注:又称为第三次农业革命,指在1950年至1960年代末,在发展中国家兴起的以改良种子为中心的大幅度提高土地生产率的农业技术进步活动。)拯救了东南亚数亿人的生命。后来这些作物被广泛提供给更多国家,它们对整个亚洲,包括中国的部分地区都产生了帮助。

因此,任何有关第二次“绿色革命”的想法,都应该特别关注非洲的生态系统和在非洲使用广泛的作物,而且不要局限于玉米、大米和小麦这些主粮的范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基金会正在为农业研究提供更多资助,我们希望其他人也这样做。我们也为此与中国在各种农业问题上建立了长期的、相当成功的伙伴关系。当然,我们还需要做更多。

比尔·盖茨:我们必须走在人口和气候变化问题前面-世界杯买球入口·(中国)

如何看待不公平

澎湃新闻:我们知道气候变化往往对穷人打击最大,尽管他们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责任最少,你如何看待这种不公平?我们如何去说服肚子不饿的人去关心吃不饱的人们?

盖茨:从历史上来看,最慷慨援助非洲的捐助者是欧洲国家,他们实际上实现了我们一直为发达国家制定的援助占本国国内生产总值 0.7% 的目标。(编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要求发达国家拿出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7%用于发展援助,这个目标已成为国际社会衡量发达国家履行国际发展援助义务的标尺。)现在德国达到了这一水平,挪威和瑞典实际上超过了这一水平。我们没能履行对非洲人民和所有贫困国家的义务。但大多数贫困国家都在非洲,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地帮助它们。

比如,对新种子的创新,对公共种子研究系统需要更慷慨地资助,我们的目标是每年达到20亿美元。盖茨基金会在中国进行了一些很棒的合作,包括将中国的水稻技术引进到非洲)(特别是在西非),为那里的农民提供更好的水稻,这使他们的产量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

同样,我们与中国政府若干部门一起,资助了设在北京的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该中心现在在新冠药物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希望这些药物不仅对中国有益,而且对那些人民生命仍受新冠威胁的贫困国家也有好处。

虽然我们已经有了可以帮助最贫困国家的合作创新模式,但它还没有达到我们需要的规模,我们应该对此感到遗憾,尤其是对气候变化方面。

澎湃新闻:中国过去几十年取得的最重要的成就之一是极大地减少了贫困人口并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你觉得中国就此有哪些经验可以与世界分享?

盖茨:毫无疑问,中国在(提升)农业生产力方面做得非常好,尤其在最近这几十年。中国可以向其他国家,包括非洲、但不仅仅是非洲,分享很多——比如如何组织国家资源和市场资源相结合,以获得生产力的提高。你提到的水管理,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建设基础设施的能力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们必须走在人口增长和气候变化的前面,在非洲的许多地方,我们是有希望做到的。在萨赫勒(Sahel)地区(编注:萨赫勒是非洲北部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地区之间一片总长超过5400公里、横跨14个国家的广阔地区。)那里越来越热,降雨量在变少,现在看起来我们的行动落后于负面情况的发展趋势。那里有营养不良的问题,甚至有发生严重饥荒的风险。

比尔·盖茨:我们必须走在人口和气候变化问题前面-世界杯买球入口·(中国)

未来最大挑战

澎湃新闻:你认为哪些领域或者技术未来值得重点关注以应对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的全面影响?

盖茨:气候变化可以分为两部分,减缓——即减少排放温室气体,和适应我们无法避免的温度上升的负面影响。在减缓方面,你要看所有的排放源,包括(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农业;工业,特别是钢铁和水泥;交通,包括大卡车和航空。

在美国,许多人想到气候变化时,只想到汽车和发电。多亏低成本锂电池和低成本太阳能电池板技术的发展,尽管现在的电动汽车或太阳能电力的比例仍相当小,但未来我们会看到增长。但是不要忘记,这些领域加起来也只占所有碳排放的30%左右。

因此,其他的70%,包括农业、工业和运输业的其他部分,也需要解决方案。我们需要考虑每一项,以及我们如何采取最好的创新,无论是来自中国还是美国。并且,我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部署,降低我所说的“绿色溢价”,即制造绿色水泥或绿色钢铁的额外成本。理想情况下,如果能让绿色溢价为零,那么你可以要求所有国家进行转变,而无需提供很难做到的巨额的补贴。

澎湃新闻:你认为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盖茨:二战后,我们建立了很多机构来维持和平。战争肯定是我们未来最大的挑战,二战就是一个巨大的悲剧。特别是现在我们有核武器,大型战争的威胁是毁灭性的。我们还面临很多疾病的威胁,大流行病是一个提醒:即使是对传染病,现有的工具和监测也是不够的。还有气候变化,虽然它正在缓慢地发生,但损害已经比我们预期的要大。因此现实情况是,人类将不得不同时处理所有这些事情。

幸运的是,我们有人类的创新。并且,我们有数字化工具可以帮助加速创新进程。如果我们能实现理想程度的全球合作,那么中国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美国也可以——不是说只有这两个国家,但这两个国家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能把两者的优点结合起来,我认为我们可以应对所有不同的挑战。

澎湃新闻:你曾创办了世界上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如今你又在自己创办的全世界最大的慈善机构工作了几十年,请问这两者给你带来的成就感有何不同?

盖茨:我喜欢我在微软的工作,它不仅很有趣,且对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还为我提供了所有我做基金会工作所需的资源。基金会是我在微软的成功、以及沃伦·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辉煌的结合。说实话,改善健康和拯救生命也许更有成就感,但我非常幸运能有这两个很棒的职业经历。

我的余生将会倾注在第二个事业上——致力于解决导致不平等,包括气候变化,也包括所有不同种类的体现着社会不平等的疾病。贫困国家的儿童面临这些疾病的风险更大。这些全球性的挑战是不可低估的,但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包括最大限度地加强国家之间的合作。但我乐观地认为,在我有生之年,我们将基本解决这些问题中的大部分。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