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电价改革持续推进,八成电力价格由市场形成

原标题:中国电价改革持续推进,八成电力价格由市场形成

中国已建立起主要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形成。

9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经济体制改革和扩大开放”专题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蒋毅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电力体制改革推进,有序放开了竞争性业务,推动电网企业聚焦主业。

电力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为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打破垄断,将垄断性业务与竞争性业务彻底分离,要求进行输配分开,并向社会资本放开售电和增量配电业务。

蒋毅介绍,配售电侧改革持续推进,全国已成立5000多家售电公司,向用户提供购售电业务、合同能源管理和综合节能等多种服务。在市场建设方面,中国已初步形成“中长期+现货+辅助服务”的电力市场体系。

在电价改革方面,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牛育斌表示,中国全社会商品和服务价格市场化程度已达97.5%,中央定价项目累计缩减约85%,地方定价项目缩减约70%,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明确的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

中国电价改革持续推进,八成电力价格由市场形成|电力-世界杯买球入口·(中国)

牛育斌还指出,截至目前,80%的电、50%的天然气价格已由市场形成。

在垄断行业,国内也建立起了科学定价机制,并持续加强对垄断行业的价格监管。

牛育斌称,按照“准确核定成本、科学确定利润、严格进行监管”的思路,国内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垄断行业价格监管的意见,制定输配电、天然气管道运输等重点领域定价办法和成本监审办法,建立健全以“准许成本+合理收益”为核心,约束与激励相结合的政府定价机制。

蒋毅称,放开燃煤电价上浮,取消目录电价,推动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市场,能够向市场主体释放改革红利,减轻实体经济负担。

去年9月,国家政策层面提出,严格落实燃煤发电“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上下浮动范围扩大为原则上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不受上浮20%限制,真正建立起“能跌能涨”的市场化电价机制,实现了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用户电价之间的有效联动。

与此同时,国内建立起重要商品价格调控机制,为市场保供稳价。在煤炭价格由市场形成的基础上,考虑煤炭生产成本和下游燃煤发电企业承受能力,实施煤炭价格区间调控。

煤炭是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压舱石”,占中国能源消费比重56%,燃煤发电在总发电量中占比约60%。

牛育斌表示,综合采取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引导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通过稳煤价,进而稳电价、稳企业用能成本,为稳定宏观经济大盘提供有力支撑。

“这从根本上理顺了煤、电价格关系,破解了‘煤电矛盾’这个长期以来想要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又是预期管理方式的重大创新,通过‘打明牌、定边界’稳定各方预期,有力促进了煤、电行业协同高质量发展。”牛育斌称。

煤价、电价改革文件实施以来,国内煤炭、电力价格总体运行在合理区间,这与国外能源价格大幅上涨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牛育斌表示,以今年9月上半月为例,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煤炭期货平均价格438美元/吨(折合人民币超3000元/吨),同比上涨158%。

同期,国内煤炭港口现货价格为1028元/吨,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英国、法国、德国市场交易电价涨至去年同期的4-10倍;中国电力用户平均电价同比仅上涨10%,居民、农业电价保持稳定。

依托国家管网集团发挥“全国一张网”优势,国内天然气供应保障能力也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依托发电企业、电网企业确保机组“应开尽开”,重要通道可靠运行,保障电力供应。

“近年来,市场保供稳价体系经受住了疫情、异常天气和国际市场不确定性的冲击,市场供应总体充足,运行平稳。”牛育斌称。

国内正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推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绿色转型。现已推行差别电价、超低排放、垃圾焚烧发电、电动汽车充换电等电价政策,完善光伏、风电上网电价政策,出台北方地区清洁供暖价格政策,全面推行居民阶梯电价水价气价制度和非居民用水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等。

为助推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截至目前,绿电交易成交电量已超200亿千瓦时,核发绿证超5000万张,折合电量超500亿千瓦时。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